欢迎浏览陕西水文水资源信息网 返回首页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 | 

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。

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

当前位置: » 内容

长安的雪

稿件来源:省水文局计划建设处  作者:杨永平  发布时间:2018-01-09

下班出去吃饭,走在单位院子里才发现下雪了。好大一场雪啊!

雪,飘飘扬扬,潇潇洒洒的,下的挺大,但大部分落地即化,只有少许停留在车顶上、树梢上、房檐上。水文局大门口的两个大红灯笼在雨雪纷纷中若隐若现,太白路上的车流在雪舞中半遮半掩慢腾腾地在走着,西荷、怡丰印象城、二环路上白光耀目,玉树银花、半纱半面的。

雪就像舞者,轻移莲步,飞起罗袖,清颜白衫,彩扇飘逸。时而抬腕低眉,时而轻舒云手,似笔走游龙绘丹青。

长安的雪和商州的雪大不相同。长安的雪下的伶俐而又细致,雪似粉末状,密而稠,缓而慢,就如同一位画家一样,不慌不忙地铺开宣纸,不紧不慢地拿起画笔,不急不躁地勾勒着水墨色彩画。商州的雪下的粗犷,就像急性子人一样,满天飞舞,雪如鹅毛,一阵子就会有一尺多厚。在商州雪地里照相,随便一拍都是好景,信手拈来都是光影,每张照片都有表达,都会说话,都有内容。而在长安,到处都是围城,到处都有高楼的阻隔,拍个照,找个景,要走很长很长的路,要去寻找最恰当不过的拍摄点。

站在太白立交上,雪中的景色好看无比。天地之间浑然一色,除过高楼之外,街道上,花坛里、树丛中,一片银色,整个西安好像都是用几万万两雪花白银装扮而成。树变成了琼枝玉叶,城变成粉装玉砌,雪落遍地、遍地毛毯,天地顿时皓然一色。

雪越下越大,从粉末状到片状,再到鹅毛大雪,密集而至,不断变化,飘在空中轻轻的,落在衣服上软软的,握在手心中冰冰的,含在嘴里凉凉的。鹅毛般的大雪在西荷路上像白色的蝴蝶一样漫天飞舞,像商山蒲公英一样四处散落,像玉一样清,像银一样白,像烟一样轻,像柳絮一样柔,纷纷扬扬地从天际飘洒而来,让我陶醉,让我遐想。

长安的雪挤走了雾霾,空气里没有了霾香味,有的只是雪的清冽。雪还在下,天空里像挂着一床白色的大幔帐,白茫茫的一片。走到含光路上雪花片片,雪如柳絮,雪的密度几乎挡住我行走的视线。人行道上的小黄车、小绿驹、汽车等物件全部都被雪隐蔽了。我站立在雪中,感受着这冰雪天地。一时之间,天地混沌,隐隐绰绰,如笼轻纱,如在云海。长安万物俱是白,不辩你我他是谁。

人生有情泪沾臆,长安美景岂终极。没有雪的时候,西安城就好比一本有字的书,还能看,还能了解;下雪的时候,西安城就变成一本无字的天书,看着神秘,充满玄机,让人困惑,使人徘徊。但不管看得懂还是看不懂,作为一个水文人,都要使出全力把当下的工作做好,我要珍惜在大西安的机会,珍惜工作,珍惜现在拥有的美好环境,静心读书,努力工作,不枉这优越的盛世环境与美景。

商州里的雪我早已司空见惯习以为常,大西安里的雪我刚刚接触还没有熟悉。老夫聊发少年狂,在这天寒地冻的环境中,天真的人只看美丽,不怕冻人。我在雪中感慨诸多,因为雪触动了我的思想,雪天里,我格外兴奋,充满了期待与向往。风雪过后是美景,美景伴随着阳光,从寒冬步入春天。

长安的夜,我迷恋;长安的雪,我陶醉;长安的未来,我期待!

责编:程文利